图书推荐>正文

小说《呼兰河传》天才与苦难谁成就了萧红

2017-06-19 16:12 | 城市快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呼兰河传》是萧红的绝笔杰作,带有自传性质的经典小说,茅盾称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呼兰河传》

美国著名汉学翻译家葛浩文说:“我偶然读到《呼兰河传》,没读几页,马上就喜欢上了它……后来有机会去了哈尔滨,去了呼兰河,到了那个地方,我激动得热泪纵横。”《呼兰河传》是萧红的绝笔杰作,带有自传性质的经典小说,茅盾称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不知道萧红在写这部小说时,是否意识到这将是她的绝笔。反正,小说是带着回望的意味的,回望了家乡,回望了自己生命的起点。这不是田园牧歌,亦不是对美好过去的抒情与讴歌。童年,是值得留恋的,但快乐却是有限的。萧红只有一个疼爱她的祖父,父亲对她是冷漠的,母亲则恶言恶色,祖母还用针刺过她的手指。她的快乐之地似乎只局限于后园那一个空间。她曾流落街头,而她父亲就在离她六十里远的地方,置若罔闻。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从前乡居的日子,虽有美好,但就整体而言,是愚昧的,是悲凉的。萧红的笔调中有抒情,但是抒情又带着反讽的意味,这一点与鲁迅的笔法有些相像,只是她没有鲁迅那么深沉含蓄。

萧红不愿逆来顺受,不愿过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生活,她选择了逃脱,换来的是一生困顿:饥寒交迫,贫病交加,居无定所,真可谓“想击退了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她的一生太悲催了,葛浩文曾记载过自己写《萧红评传》时的体会:萧红所经历的痛苦,在他的感觉中越来越真实,感同身受,痛苦不堪。他甚至想:如果我不写萧红死,萧红就不会死。他只好放下笔,出去转了一大圈,劝说自己,毕竟是做学术研究,要冷静客观,回去之后才写下萧红死了。

是天才成就了萧红的写作,还是苦难成就的呢?除此之外,萧红的“退行”个性不容忽视,萧红的朋友们常说她幼稚、单纯、率性,丁玲就曾经说萧红:“我很奇怪作为一个作家的她,为什么会那样少于世故。”我想,这些原因,都兼而有之吧。

有人爱纠结于萧红的爱情,认为她太轻浮了,见一个爱一个。她连生存都成问题,哪里还能奢谈爱情。老舍在《骆驼祥子》中说:“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我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对于《呼兰河传》里描述的生活和场景,很多是熟悉的,但它不是单纯的风俗画,它勾起我的不是对过往的美好回忆,而是触目惊心的痛。呼兰河城东二道街上有大泥坑一个,五六尺深,屡屡出事,却没人治理。萧红总结道:“这泥坑子施给当地居民的福利是,常常抬车抬马,淹鸡淹鸭,可使居民说长道短,得以消遣……”读到此处,我不能不笑,笑过之后,又顿感悲哀。这悲哀大概与《围城》里方鸿渐归国之后的失望有些相像:“方鸿渐住家一个星期,感觉出国这四年光阴,对家乡好像荷叶上泻过的水,留不下一点痕迹。回来所碰见的还是四年前那些人,那些人还是做四年前所做的事,说四年前所说的话。”(文| 赵艳红)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