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正文

由国庆著《天津老游戏》就是让你人生如戏

2017-06-19 17:33 | 每日新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书里大体描绘的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童年的必经之路,那些游戏在我们的生命里埋伏着,猛然一下被这个叫由国庆的人全然唤醒。

《天津老游戏》

在没智能手机的年代,我们的小伙伴还是人。

如果不看由国庆的《天津老游戏》,童年的很多细节都忘了。他脑子真好,居然分门别类给以前的游戏出了本书,第一个就是掰腕子。回想一下学生时代,赤手空拳什么也没有,下课只能靠掰腕子缓解荷尔蒙的躁动,有劲儿没地方使的不仅有男同学,男女混掰的局面很频繁,我永远是站在一边起哄的,因为我手劲太小了。

手上的力气用完了,还有腿上的功夫,撞拐也是游戏之一,在操场上都抱着自己一条腿,靠另一条直立的腿蹦着走,撞别人,看谁腿不耷拉下来谁就算赢。那时候常常有孩子穿的是家里哥哥姐姐的大鞋,蹦起来并不合脚,人走了,鞋还留在原地,我基本就是跟在后面给自己拨儿同学拾鞋的。

书里大体描绘的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童年的必经之路,那些游戏在我们的生命里埋伏着,猛然一下被这个叫由国庆的人全然唤醒。他连“筛子扣麻雀”这种事都收到书里了,因为看到此处,我才想起来,当时是学《闰土》那篇课文,里面描写在乡下怎么抓野物,到周末我就自己做了个抓麻雀的套,在阳台撒把米,然后拿筷子支起筛子,一根绳子系在筷子上,只要见到麻雀进去吃食,我拽绳子就能把鸟扣住。连试了三次之后,还真扣住一只小鸟,嘴上还带着黄边儿。我把它捧在手里,刚要放飞,家里的猫呼一下就把鸟叼走了,甩两下脑袋,连根羽毛都没剩,咽进去了。我给心疼的,大鸟在阳台上边叫,我躲在屋里抹眼泪,从那以后再没进行过这类游戏。

书里还写了一种叫“泥摇叫”的玩具,看名字觉得陌生,一看图发现这东西是我小时候每次在儿童医院门前撒泼打滚都要买的。其实就是一个泥做的公鸡或者青蛙,在肚子那掏空,蒙上层薄纸,这堆泥插在木棍儿上,只要一摇棍,泥巴就开始转,每转一圈,一个小竹坯子正打在那层薄纸上,发出啪啪脆响。今天看,这东西真无聊,可当年为什么我那么期待它对我生病身体的安慰呢?

拔河、跳皮筋、砍子儿、东西南北、砸方宝、拍毛号儿、跳绳、滚铁环……这些耳熟能详的游戏带着时代的符号,永远被封存在人们的记忆里。如果不被这本书撩拨,很多黑白的往事还真忘了,每翻一页,几乎就是对童年的缅怀,全然能找到自己存在过的痕迹,生动而又有趣。哪怕想不起来当年伙伴的姓名和样貌,但游戏留在生命里的痕迹依然新鲜。

《天津老游戏》里记录的是每个上了点儿岁数的天津人的幸福往事,都值得你闲下来的时候回味重温。

(王小柔)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