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正文

散文集《一定要,爱着点什么》五行缺爱拿书补

2017-06-19 17:37 | 每日新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一定要,爱着点什么》书名来自汪曾祺的话:“爱,是一件非专业的事情,一定要,爱着点什么。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书名来自汪曾祺的话:“爱,是一件非专业的事情,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业余的,爱着。”书中精选四十多篇汪曾祺倾注温爱和时间的人、事、物的散文:草木时光,寻常日月,成长追忆,阡陌故交等,内含汪曾祺全彩书画真迹。以汪老喜欢的淡雅、温爱为设计主旨,传达赤子之爱,世间贪恋。

很多人不知道他,知道他的人都爱他

汪曾祺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文人,师从沈从文的文学大师,中国最后一位纯粹的文人,人道主义抒情者,贾平凹称他为“文狐”。

他能把寂寞写得很美:白菊花茶一样的寂寞;他说天牛是一个“有教养惜身份的绅士”;他喜欢逗弄含羞草,还不屑地说:“他们都说这是不好的,有什么不好呢。”他写昆明的雨: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写泰山的绣球花:我在花前,谛视良久,恋恋不忍即去。别之已十几年,犹未忘。写大情义:在一起时恩恩义义,分开时潇潇洒洒。

他用文字传达自己对生活的脉脉含情和趣味。读了它,你会慢下来,去看看身边的花木虫兽,去发现从没留意的美好细节。

他的创作中有我们至今受用的人生哲学和顿悟:

“人总要呆在一种什么东西里,沉溺其中。苟有所得,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切实地掂出自己的价值。人总要有点东西,活着才有意义。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出来,倾力一搏,像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自己的剑里,这,才叫活着。”

这是汪曾祺《人之所以为人》中的文字,时至今日,依然能唤醒我们每个人努力生活,用情做事的志趣。

“人不可以太倔强,活在世界上,一方面需要认真,有时候只能无所谓。悲哉。所以我常常妥协,随便一个什么理发店,钻进去就是。理发师问我这个那个,我只说‘随你!’忍心把一个头交给他了。”

一个有趣老顽童的形象跃然纸上,一个活得这样通透豁达的人儿,怎能不叫人爱他呢!

给人间送一点小小的温暖

汪老不写什么气势恢宏的大篇章,只想“给人间送一点小小的温暖”,这便是汪老写作的态度,实在令人动容。一花一木,一人一物,在他的笔下都是与众不同的,因为爱着这一切,他总能写出缱绻深情。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你说我在做梦吗?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这段文字足以震撼到匆匆瞥到它的人。内心多么温柔而有爱的人才能写出这样温润人心的文字啊!

这是汪老对光阴和季节的钟情与执著,他就是用这种平平淡淡、娓娓道来让读者想要平静温柔地享受生活里的美好事物。

“天渐渐凉了,马铃薯陆续成熟,就开始画薯块。画一个整薯,还要切开来画一个剖面。一块马铃薯画完了,薯块就再无用处,我于是随手埋进牛粪火里,烤烤,吃掉。我敢说,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品种马铃薯的,全国盖无第二人。”

这段话写的是汪曾祺当“右派”下放到沽源的一个“马铃薯研究站”的时候,他没有述说自己生活环境多么艰苦,还得意地说“我在马铃薯研究站画《图谱》,真是神仙过的日子”。这种挫折之中随遇而安、自得其乐的人生态度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为人生带来转机。

汪老以“我手写我心”,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与含情脉脉的打量,教会我们用美的心看世界,用爱的心去生活。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