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正文

《造假:艺术与伪造的权术》文学伪作为何层出不穷

2017-09-19 15:47 | 广州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非传主写作的自传,是伪作,那么,如果反过来,传主自己假托他人名义,以第三人称给自己写了传记,这能算是伪作吗?

《造假:艺术与伪造的权术》

说起文学艺术造假,最常见的就是炮制伪作。我们经常可以在书店或者公众号、朋友圈里,看到不同版本的名人自传,比如挂在比尔·盖茨等名人下的自传,简直数不胜数。非传主写作的自传,是伪作,那么,如果反过来,传主自己假托他人名义,以第三人称给自己写了传记,这能算是伪作吗?

还有这种操作?有,英国作家托马斯·哈代(代表作《德伯家的苔丝》、《无名的裘德》)和萧伯纳都这样干过。哈代在世时,就写好了《1840-1891年托马斯·哈代的早期生活》和《托马斯·哈代的晚年生活》两本传记,采用的是他的妻子佛罗伦萨·哈代的口吻及署名。评论家发现这个奥秘后,认为这流露出哈代对于“身后名”的掌控欲。

萧伯纳不仅写了自己的传记,而且还分别大量借用了此前三位作家写过的萧伯纳传的叙述。这种借用行为算是抄袭吗?

当然,总体来说,20世纪以来,文学圈里的抄袭劣迹等造假行为,比起过去至少要算是收敛了许多。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随着学校教育的普及,识字率大幅提升,文学作品拥有更广泛的读者,抄袭等造假行为就可能面临更多的揭发者。

1982年初,英国小说家D.M.托马斯被揭发其最为有名的《白色酒店》存在抄袭。在与库兹涅佐夫的遗孀打了一场官司后,D.M.托马斯在下一部小说《亚拉腊山》书中仍然不改抄袭做派。但一连串的抄袭争议,并没有影响D.M.托马斯的快速走红,也不禁让评论家们思考当代社会对于版权、独立思考与创作的理解,以及对剽窃的容忍度是不是跟过去相差太远。

英国著名的文学评论家、伦敦罗汉普顿大学英国文学教授伊恩·海伍德长期致力于研究英国文学、视觉文化以及艺术赝品、文学伪著等问题,所著《造假:艺术与伪造的权术》深入讨论了近代以来英国及欧洲大陆突出存在的艺术赝品、文学伪著现象。

艺术赝品跟文学伪著,在近代以前没有引起过太多抗议。伊恩·海伍德指出,大多数赝品并不是复制品,而是由同样著名的艺术家或富有想象力的创作者创造的“新”作品,只是力图搭上原作受到市场和大众“狂热膜拜”的便车。文学以及其他类型出版物的伪作,无论在欧洲,还是亚洲,都有着很长的历史。很多时候,人们明知伪作底细的情况下,仍然假装相信、有意传播,主要是因为借助伪作,可以服务于“既得利益的权力”。另外,古代不少伪作的内容质量也确实很高。

到了近代,具体来说,就是到了工业化、市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阶段,例如18世纪的英国,那是一个文学伪著的多产时代。书中就历数了这时期的“著名”伪著,当时最为著名的《鲁滨逊漂流记》也被指责为伪作,引起了当时和后来不少文学评论家的争论,虚构个人经历的历史小说之后获得了更大的宽容度,与真正意义上的伪著区别开来。

近代英国,面向大众的图书出版业快速发展,图书编辑常常会大幅度改动作者原稿。而古代流传至今的文献,翻新出版中也不免产生重新编辑的做法。这种编辑行为当然具有合理性,但也有作家指出,文献应当保持其纯正性。

《造假:艺术与伪造的权术》书中还写道,到了19世纪,一些学者开始制作“真的伪著”。例如托马斯·詹姆斯·怀斯伪造的古籍善本的首版书,当时深受欢迎。书作者解释说,当时英国社会盛行对于首版书籍的狂热。之后,随着全球艺术品市场的扩展,伪造艺术名作变得更加有利可图,制作赝品甚至形成了一个成规模的产业。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