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就业>正文

调查:“95后”不愿就业 一半想当网红

2017-06-17 09:19 | 今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95后”就业调查报告显示,只有52%的“95后”愿意就业,48%的“95后”毕业后优先选择“不就业”。

“95后”最向往的职业。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群陆续进入毕业季。“95后”成长的时代,互联网在中国发展壮大,他们是第一批完全成长在互联网时代的新青年。临近毕业季,他们的就业倾向是什么,向往什么样的工作?

来自腾讯QQ大数据的一份“95后”就业调查报告显示,只有52%的“95后”愿意就业,48%的“95后”毕业后优先选择“不就业”。他们最向往的工作依次是网红主播、配音员、化妆师、角色扮演员、游戏测评师等。创业、出国留学也成为他们的热门选项。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就业观,然而,高达48%的“95后”人群选择不就业,这一比例也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花费巨资培养一名大学生,他们毕业后却选择不找工作,他们的家长是怎么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职业和人生发展规划是什么?

家长的心病

在本市一家工程研究机构就职的郑智龙,是高级工程师,妻子在一家医院工作,是耳鼻喉科医生。儿子郑思宇22岁,去年本科毕业于北京一所知名高校,学习法律专业。最近,郑智龙和儿子“杠上了”,父子俩因为儿子郑思宇就业、工作的事情有了矛盾,而且越来越激化,儿子准备离家去南方,延续自己的事业和梦想。

原来,出生于1995年的郑思宇,从小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寄予了厚望。他也不负所望,顺利考上了北京的知名高校。由于在中学阶段孩子一直优秀,郑思宇上大学父母就慢慢放松了监管,孩子的学习、工作等大事,慢慢要由他自己做主。

然而,孩子的就业观念却让父母亲非常不认同。郑智龙回忆:“去年刚毕业时,儿子应聘进入了北京一家央企,按理说进去应该好好干工作,结果孩子三心二意,不到半年,在试用期快结束时,竟然主动选择辞职。”

为此,郑智龙和郑思宇也在一起讨论过,当时孩子妈妈也坚决反对他辞职。“但都不管用,这孩子有些一意孤行。孩子辞职的理由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习惯,太不自由了。另外,分配的岗位是市场调查分析,经常去偏远地区,太艰苦。总之,这份工作就是不适合他。”

郑思宇坚持要辞职,辞职一个月后,选择不再找“朝九晚五的工作”,而是想去做自由撰稿人、网络写手什么的。这可把父母急坏了,不到大公司、正规单位就职,却选择自由无约束,又不愿吃苦,大学的专业岂不白学了,这能行吗?

原来,郑思宇大学时特别爱运动,对篮球、网球、游泳、长跑、围棋等都有钻研。最近,正和同学们一起,想做一家体育运动类的自媒体网站和一个微信公众号。“说得直接些,我们是想直接创业了,我主要做内容,发到我们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郑思宇说。

为了做好“体育写手”,思宇的生活开始不规律起来,有的体育赛事在欧洲、美洲举办,与中国有时差,他就不得不熬夜看比赛直播。“常常夜里不睡觉,白天不吃饭。”父母亲知道他的生活状态后,非常担心。

另一个头疼的问题来了,就是他现在没有了收入,自己的生活也无法保障,还需要家里接济。“他们做的这个体育内容,竞争对手太多,大的门户网站和资讯网站也都在做同类产品。中小规模的公司根本没有什么流量,也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现在根本看不到赚钱的机会,纯粹就是几个有相同爱好的小孩儿聚在一起瞎鼓捣。”提起这些,郑智龙就面露愁容,唉声叹气。

下一步,郑思宇则准备从“体育写手”转到“网络游戏直播”,准备切入电子竞技、网络游戏领域,“做内容播报,发展粉丝,再拓展商业模式”。一听到这些,父母更担心了,“玩网络游戏能有什么前途?”郑思宇依然我行我素,“你们让我朝九晚五上班,尽早买个房子,按月还房贷。这不是房奴吗?我会完全被呆板的工作和房贷束缚了,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父子之间越来越难以沟通,郑智龙越来越担心,孩子的观念和自己的想法完全对不上,现在,他正在发动亲戚来劝说儿子,甚至想过带孩子一起去看心理医生。

想做网红主播的年轻人

柳娜,今年21岁,是另一位选择不就业的大学毕业生。她来自河北省邯郸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天津一所普通高校工商管理专科毕业。去年毕业后,柳娜一直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成了“校漂族”。

“我选择不就业,主要是工作太难找了。”柳娜说。她断断续续做过一些兼职,比如帮小型公司翻译文件,策划销售方案,也组织一些商业活动等。“零零星星赚一些钱,但都不稳定。这个月有事儿做,可能下个月就没有了。”柳娜说,“也想过从事一个稳定的职业,比如到工商管理咨询、销售推广类公司做策划、文案,但这类公司的招聘越来越少了,他们更愿意招兼职,不开固定工资,不交保险、公积金什么的。”

去年底,柳娜还做过一段时间房产中介。“我家来自农村,家底薄,父母能提供的帮助实在有限。我得先考虑自己在天津的温饱问题,为了谋生,我就做了三个月的房产中介。带客户看房子,撮合成交,帮助办贷款什么的。”她说。

有一个多月时间,柳娜做了“金融理财顾问”,在互联网金融公司社区门店,向老年人介绍高息理财产品。第一次看到有老年人拿着10多万元的存款来办理财,柳娜很是羡慕,要是什么时候能赚上这么多钱,孝敬一下家乡的父母该多好。提起这些,她的眼里泛着泪花:“父母辛苦养我20来年,支持我上大学,可是我现在还是不能自立,毕业十个多月了,还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

柳娜也和在天津的同学聚会,看看其他同学都找了什么工作。结果发现,很多同学都做了自由职业者,有一些做了微商,有一些做保健品销售、房地产销售、保险销售,还有一些做了“网络主播”。几个同学建议柳娜也做主播,因为她的外形优秀,容貌漂亮,个头高挑,身材修长,符合网红的一些必备条件。“只要简单化妆,就是一张标准的网红脸。”有同学这样说。

在同学的帮助下,柳娜试着在直播平台开了账号,很快就收到了一些打赏资金,账户里的钱也慢慢增长。她和同学也一起研究优秀主播的特点和方法,慢慢学会和粉丝互动,引导粉丝打赏消费。“起初走过一段低俗路线,来钱快但不安心。现在,我们准备专门做美食直播,在内容上优化提升,不再做唱歌跳舞的节目。”柳娜说。

家里也频繁向她提起,农村正在进行土地确权,是否给她保留户口。爸爸总是问她:“将来,你是留在天津呢,还是回来?如果在外面太辛苦,就回来吧。”她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房价这么贵,考虑户口及其他人生大事,显得太早。”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就业观念

郑思宇和柳娜都是“95后”,是万千大学毕业生中的一员。统计数据显示,近两年,全国每年毕业大学生达700万人以上,其中,“95后”陆续毕业,进入工作岗位。“95后”毕业生数量将从每年的120万人逐步上升到400万人以上。

不就业的“95后”,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是因为自身兴趣爱好,选择自由职业。有的是因为暂时没有找到工作,宁愿选择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还有的是受到了时代发展、经济转型的影响,有着与父辈全然不同的就业观念,选择了更为灵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毕业生的择业意向也发生了变化。在本市一家本科院校从事就业指导的李建(化名)回忆,2000年左右,当时大学毕业生争着去外企,2010年左右,毕业生争着考公务员和去国企,2017年,很多大学毕业生想去互联网和金融公司。

李建说,这其实体现着社会的变化和经济的转型。在2000-2017年期间,企业市值规模和招聘数量一直呈现正相关的关系。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信息公司曾经是领头羊,接下来是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金融类公司,现在,在市场上规模较大、用人较多的则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公司,体现了中国经济从制造业到信息、金融服务业的转型。

“95后”,完全生长在互联网时代,他们的成长历程中,已经普遍能接触到网购、搜索和社区论坛,甚至利用电脑和网络完成作业,利用网络拓展社交等。“对他们来说,找一份网络直播、游戏玩家甚至电商模特这样的工作,或者从事自由职业,其实心理上并不存在障碍,他们对网络类工作岗位,有着更高的接受度和适应性。”李建说。

唯一考验“95后”的是,这样的工作是否能保障他们的生活,让他们自立。这也是很多“95后”孩子的家长们担心的,从事网络类工作,或者自由职业,是否能养活他们自己,让他们过上舒适的生活。网络上赚来的各类游戏币、电子币,是否真的具有购买力?自由类的职业,是否真的既自由又能获得高收入?

“可能一些家长或者长辈,低估了互联网的潜力和实力。”郑思宇说,“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都已经超过全国近10个省份的GDP。一家网络直播、网络社交类的公司,市值可能突破1000亿美元。网络游戏产业产值,高达1600亿元,超过全国电影行业一年的全部票房。”

听到这些,郑智龙无语了。他觉得,孩子的想法或许是对的,而自己,可能有些“Out”了。

(记者 李鸽)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